唐朝最佳闲王 正文 第二六五章:是可忍,孰不可忍!

作者/末日游侠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ca88亚洲城 ,就这么定了!
    马周的一番话如同惊雷一般的深深刺入这二十人的心中。

    绝望,失望,惊喜。

    短短一天之内,他们体会到了所有的感觉。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因为没有选择找那些高利贷进行借贷,而获得进入镇北书院的资格。

    如果一早就放出这个风声,那么学子们想在镇北找个活也并不容易,因为每一间店铺肯定都挤满了人。

    失落的,落魄的,逃命的,被追债的,死亡的。

    甚至可以想象的到,接下来的镇北,将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黄云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如同一个木偶似的,在都督府官员的带领下,进入了梦寐以求的镇北书院。

    宏伟的大门,紧闭的大门,仅仅一门之隔,代表的却是天与地。

    进来的,成了天子门生,接受着最好的教育,最贴切考举的教育。

    即使没有能够考举成功,这辈子也不愁吃喝,只要不败家,也算是有了一门手艺。

    打工的日子,让黄云了解到了一些真实的情况,那些选择提前从书院离开的学生,如今正是这些店铺争抢的棘手人物。

    工钱待遇也是最高的,干的活也是最轻松的,以账房为主。

    这种了解,让黄云更坚定了进入书院的念头,但在看到告示以后,也更清楚自己没有资格进入。

    与外界浑然不同的建筑风格,三层的混凝土楼房,水泥硬化过的地面,偶有散落的落叶,给干净整洁的书院带来一番别样的风味,鸟语花香,墨香的味道散发在整个书院之内,郎朗的读书声。

    集体跑步的学生,还有做着一些不知所谓的运动,好不热闹,但每个人脸上却都充斥着开心的笑容。

    领取了书籍和校服,梦寐以求的镇字服终于可以穿在自己的身上,分配了宿舍与教室,见到了他们的先生。

    先生有很多,分科而授,每一名学生都有九个不同的先生,而出现在眼前的这个,是他们的正先生,除了负责一门学科以外,除其余的学科,其余的事情皆归他管。

    第一次接触到这种陌生的学习模式,众人稍有些不大适应。

    但不适应也只是暂时的,比起外面的那些人来,他们已经足够的幸运。

    ……

    大雪停了,大雪又开始下了起来。

    上一场的积雪还没有完化完,新的白雪再一次降落人间。

    瑞雪兆丰年,但不是这么个照法,隐隐的,已经有人开始对这场雪表示担忧。

    足以淹没膝盖的积雪,化了一半的积雪,将整个关中大地变成天寒地冻,硬邦邦的土地,以往最好使的袁让犁,这个时候也失去了作用。

    百姓们开始躲在家中不再出门,一家人蜗居在一间屋子里,点着一盆不大的火盆,身上裹着所有能裹的东西。

    活着!

    这就是当下大唐百姓最大的心愿,田间地头的庄稼已经无心去管,甚至连上个茅房,人都离不开屋子。

    就潮湿的太极宫,这个时候显的更加湿冷。

    屋子里点了十余个火盆,便是如此,屋内也依旧很冷,还有一股淡淡的潮气,令人生厌。

    “宋忠,等开了春就找人来宫里改造一番,朕实在是受不了了。”郁闷的李元吉将奏折扔到一旁,剧烈的搓着被冻的有些发痒的双手。

    去年就是在镇北,那么恶略的条件,自己也还有暖气可以用。

    今年成了皇帝,反倒连暖气也用不上。

    有时候连李元吉都挺佩服自己的,这皇帝还能当倒退不成?

    实在忍不了的李元吉,瞬间服了自己,省那么多钱干什么?有钱不花,神经病啊?

    “诺!”宋忠浑身缩成一团的点头应着是,旋即问道:“陛下,要不奴婢现在去找人问问?看能不能冬天改?”

    “快去……”什么矜持,什么节约,统统去特喵的,老子快冻死了都,谁还管得了那么多?

    宋忠一路快跑的离去,恰巧碰到匆匆进入的马六。

    刚进入宫殿的马六猛的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想要退出去,但刚迈开步子,却又僵硬的停了下来。

    李元吉那一双锐利的眼神,正死死的盯着马六,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但心中却将这货给从头到尾骂了几百遍。

    骂人之余,李元吉也终于是为自己的决策而感到懊恼。

    瞅瞅自己都干了点啥?这大冬天的,手下宁可在外面待着也不愿意进来……

    “陛下,镇北的急报……”心惊胆战的马六麻利的从怀中掏出一只筒子,递给李元吉,悄悄的打量着,犹豫道:“那个啥,俺还有事要办,待会再来找您?”

    “就在这里等着!”马六不还好,这一句话后,李元吉是彻底的愤怒了起来。

    又没让你们一直在这里等着,就这么一会儿就忍不了吗?

    手都有些僵硬了,不太麻利的打开了那只筒子。

    暗卫特有的联络手段,飞鸽传书。

    途中安置了十几个中转站,来回就这么接力,一封信从长安到镇北,只需要不到七天的时间就能送到,比传统的驿站要快了三倍还要多。

    “呵呵,朕还真是高看他们了!”看完信上的内容,李元吉呵呵一声冷笑,忍不住的嘲讽道。“去把内阁叫来!”

    将信件丢在桌子上,李元吉直接扬了扬手。

    镇北也是大唐,早在登记之初,便撤销了齐国这个封国,改为了镇州,治所镇北城。

    而在上一次的内阁会议上,自己也提过镇北目前的情况,也将自己的处理意见大致的了下。

    这事并不担心有人会泄露,无所谓。

    镇北远在边陲之地,没有人可以赶得上飞鸽传书的速度,估摸着现在他们的消息都还没传到镇北呢。

    人生的精髓就在于折腾,你不会折腾,也就不会享福,这些都是相连惯的。

    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一行内阁成员们这才紧赶慢赶的来到李元吉所在的宫殿。

    因为不是召开会议的规定时间,所以先前各自也都在忙碌着各自的事情,这个速度,对比着他们这些老腿来,其实已经不算慢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李元吉重重的拍着面前的桌面,就被冻的有些发痒的双手更加疼痛了起来,但脸上依旧是一副愤怒的表情。

    刚一来就瞅见李元吉这幅态度,这可着实将这些个内阁成员们吓的不轻。

    这些可都是与李元吉共事半年以上的老臣了,而李元吉在登台之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大清洗。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大清洗即将到来,最迟明年年底就会推行。

    但就目前这大半年的时光来看,李元吉可是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

    印象中,这句话是出自《史记》汉景帝在得知匈奴人南下屠边之后的反应,立即嚷嚷着要打反击,倾尽一切的将匈奴人打回去。

    虽然最后没有打成,被大臣给拦了下来。

    但这句话从李元吉口中讲出来……

    哪个彪呼呼的二百五又招惹他了?最近好像也没听有什么战事啊?

    “朕早已为镇州百姓许下诺言,他们这是要让朕食言,要让朕做那言而无信之辈,当真是其心可诛!”李元吉继续咆哮着,表演嘛,自然是有多夸张就演多夸张,反正没人会来质疑自己的演技,况且自己也自问演技还不错。

    众大臣们依旧不解,嚷嚷了半天,是李元吉在诉苦。

    唯一了解到的信息,就是这事是关于镇北那边的,再详细一些的话,可能就是跟最近大量北上的学子有关系。

    难道是那些学子暴动了?

    镇北书院的收人规则,他们是知道的,优先收取将士子弟,其次则是镇州百姓子弟,其他州的学子想要入学,难上加难。

    所以,这些北上的学子,可能早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会成功。

    但学子暴动,不该让李元吉生这么大气吧?

    马周送回的信件,被马六拿了出来,从重臣房玄龄开始,一个个的传阅着。

    每到一人眼前,便是倒抽一口冷气,他们猜对了一半,有人暴动了,但暴动的并不是学子。

    “张亮,你,此事朕当如何处置!”李元吉依旧是怒意不减,将目光瞅准了半年前被改任刑部尚书的张亮。

    见问到自己,张亮只得在心中暗暗的叫着苦。

    这可是个得罪人的事啊,但皇帝问起,自己还不能不,皇帝的态度,决定了自己出来的话必须要在符合律法的前提下,还要让皇帝满意。

    身份地位的确是随着内阁的组建而提高了,拥有了可以直接面见皇帝的资格,但身上的压力也增加了不少,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成为背锅的那个。

    “按律,杀人者应当论斩!”百般纠结的张亮,只好按照律法了这么一句。

    律法没有规定不许放贷,也没有规定放贷的利息是多少,还有很多方面的空白地方。

    也就是,如果一个人被放贷的给逼死,只要他自己不动手,这就不能算作是谋杀,所以,李元吉这么大的怒火,看似是要杀人,实际上真正该杀的,能杀掉多少还不一定呢。

    “玄龄,你觉得呢?”8)

    </br>

【ca88亚洲城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ca88亚洲城_ca88亚洲城官网首页_ca88会员【登录入口】ca88亚洲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