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提督与原型舰娘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梵蒂冈中的背影

作者/卡博特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ca88亚洲城 ,就这么定了!
    PS:哎呀,一不小心就更了很多……有些多花了时间,觉得这一章依然有些毛毛糙糙的,还不算特别好。

    不过吗,也不是什么要特别煽情的情节,那也就不用那么细致啦,能很好地理解到就OK啦。

    那不废话……10000字大章,希望大家不会看得咽气。

    ……

    典雅的弯柄吊灯,实木的地板,以及欧式那铁质边沿的餐桌,把并不是特别大的小店饭里装扮得有些具有西方的传统气息。

    但是也有着室内的一堵砖红色的石墙、矮小的座位间隔栏,还有比大厅地板高出几个台阶的平台餐桌区,装束着绿色的装饰草和现今年轻一代气息的装潢,又凸显着时代的氛围。

    “……”

    天渐渐黯淡了下来,大概七点了吧……外面的光芒还不算很弱,夏日的余晖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趴在柜台上的一个E国男服务员,揉了揉带着黑眼圈的双眼,稍稍从那里坐直了起来,瞟了瞟客厅里。

    大概有十多桌的客人,人还挺多的。

    “呼啊……真是的……最近怎么老睡不好觉……”(英语,下同)

    然后这么打了个哈欠后,这么右手摸着额头,低头抱怨着。

    “算了……还是再吃点儿药吧,不然老失眠……”

    说着,他从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瓶自己买的慢性安眠药,随意往自己刚刚从后台要来的橘汁里倒了一小粒,这么懒散地又把它放回抽屉里。

    “唉……店里也没点儿白开水,谁吃药用果汁啊……”

    这么自己碎碎念了一会儿后,举起杯来,慢慢地靠近了嘴边。

    “啊……啊嚏!”

    然而却刚好打了个喷嚏,没能喝下去。

    这么揉揉鼻子的他,把橘汁又放回柜台上,拿张纸擦了擦鼻子。

    “莫特!马桶又堵了!快去通一下!”

    刚好擦完鼻子,餐桌那边正在收拾餐桌的服务员便这么叫着他。

    “……”

    他沉默无言了一会儿。

    “能别天天让我来通马桶吗……”

    然后才这么揉揉额头,心情不大好地往厕所去了。

    餐厅里依然热闹非凡。

    大约也就一分钟吧,另外一个女服务员的声音便传来了。

    “莫特!……七号的双份橘汁还差一杯!……咦?……人呢?”

    女服务员急匆匆地感到柜台前,却没看见莫特的人。

    “……”

    视线瞥了瞥柜台上,她看见了一杯上好的橘汁放在那里。

    “这好像……是莫特自己从后台拿的吧?”

    女服务员刚刚在后台看见莫特拿了一杯橘汁,应该是他自己拿来喝的。

    不过看起来果汁的分量丝毫没有减少,他应该一口都还没喝。

    “不管了……待会儿不忙了再给他拿一杯来就是了。”

    女服务员可等不了那么久,七号桌的橘汁拖得有些久了,还是早上为妙吧,所以就端起柜台上的那杯橘汁,放在了还有一杯橘汁的送餐盘上,匆匆忙忙地走开了……

    ……

    “……”

    陈杭有些脑门挂汗地低头切着牛排。

    而他这个样子,最主要还是因为苏冰刚刚和自己讲的话。

    就是那个关于她遇见的男性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她讲了讲和那个人遇见过后的经历。

    简单来说呢,就是那人似乎很有钱,总拿钱来衡量一切,而且还说了一些跟着他能给苏冰很好的事业前途什么的,本人也长得不错,可惜苏冰并不傻,而且对他的各种动不动就钱钱钱的话觉得厌恶,所以连理睬都不带一下地走开了。

    而且这还不算完,那人又跟上来纠缠了好久,一直再怎么怎么样地抬高自己,好像说得苏冰必须听他的似的,最后苏冰终于站着不动,回身反驳了一句:“只要是能买到的东西我都能买到,你呢?”

    十分冷酷,也不带回绝的余地。

    可那家伙,估计也生气了吧……那是自然,这么死皮赖脸地纠缠了半个多小时,口水也快说干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还被嘲讽了一番,气急败坏得不轻,似乎是对苏冰那很有钱的势头不信邪,于是上火地在手机转银行卡账APP上直接输了个100亿的金额,说她你刷得出来吗?

    他当然没想过面前这么看起来还没成年的女孩能有这么多钱,多数令人想笑的行为纯属都是因为气的吧。

    然而苏冰轻轻地拿出银行卡,在他的手机上“滴”的刷了一声。

    100亿……就真的在他的账户上出现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就愣眼了很久。

    陈杭听着也愣,但也突然急躁了起来。

    问了问苏冰你一共有多少,她很耿直地说了“就100亿”这种壕气的话,然后陈杭接着又急道:你就不怕他赖着不还你了吗?万一他变卦扭曲事实怎么办?

    确实,事实证明陈杭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人当时的确是想开溜了,一点儿也不想缠下去了。

    只是苏冰也就这么和陈杭说了:“让他还回来不就行了?”这样的话……

    当然,当时苏冰也是这么很淡然地说着这句还回来的话的。

    但是,那人肯定不会听的啊。

    所以呢……苏冰很干脆地扭了扭她的手指头,带来缕缕脆响声……

    过程太过不敢想象了点儿,总之结局就是,那人被打得四肢骨骼全断……也还死不还钱,结果在苏冰甚至要开始扳他脖子的时候,他才求饶,愿意还钱了。

    这过程听得陈杭是一愣一愣的,有些冲击自己的世界观……没想到一个女生对待更加强壮一些的男性,还能有这样的招数。

    不……其实陈杭还是深信苏冰外表上是个很甜美的女生,但内心的“狂野”不是任何陌生人能够认识到的吧。

    比如他们就绝对不会知道,苏冰在这之后和陈杭又说了一句“反正都只是能接回去的程度,断了就断了呗。”这样恐怖的话。

    哇……难不成打起人来,你还能控制力道于令对方骨头能不能接回去这么随心所欲?

    陈杭反正是真心跪了……

    所以陈杭边听的同时,不太熟练用刀叉的自己,叉起一块儿还没切得小块些的牛排送到嘴边,不经意间就给嘴角和边上抹起了一丝丝油汁。

    不过反观苏冰那边,在这么一小段时间的沉默后,她也渐渐恢复了之前那安静的模样。

    而且她切牛排与叉肉的动作似乎十分娴熟,也很轻柔,像是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巧劲。

    她双臂的前小半都搭在桌上,双手很自然地在空中执着刀叉,高领礼服掩映下的动作大方自然……她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吧,以致于稍稍颔首着,黑发从身后散到桌下看不见的位置,左额留海因为一天的游玩也没了微飘的模样,而是略有一丝小小的开口,双目又变回了冷冷的模样,似乎她一个人时就一直是这种样子吧……

    “……”

    讲道理,苏冰一旦恢复她那举手投足的优雅时,陈杭也不会感到违和,而是会有些觉得自己动作不自然了。

    毕竟面前坐着的是个C国的标志型女孩,容颜也是很醒目的美,而且像她这种有时优雅有时又很灵气的黑长直少女,或许是真的和自己想象中的未来对象完全对上号了吧,所以在她或许会有些引发自己尴尬和一些爱慕之情时的动作时,他都选择默默低头不看吧。

    陈杭的内心其实并不是很复杂,他只是觉得自己出身C国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家庭,而且家庭也并不完整,成天也只是为了学习而使劲努力着,到现在才刚刚初中毕业……说真的,除了自己略微有那么一点儿能让别人看上眼的外貌,就没有什么多余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而且在学校里的教育已经反复给他灌输了很多要一直很努力,不搞恋爱什么的鸡汤,从心底也明白家境不好的他,自然也从来不会去关注任何女生……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知足了。

    苏冰的话……应该也是一个家境极好,兴趣广泛,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大小姐吧……可能对于游乐园啊什么的地方确实很少来,才会那么比自己还好奇吧。

    今天一天游玩的钱,也都是她出的。

    自然陈杭也觉得没有什么资本追求她……现在的这个社会,应该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吧?

    想必还是那个既现实,又冰冷的社会吧?

    自然自己,也就不怎么敢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所以坐在这样几乎是自己梦想中才会有的女生面前,他不敢保证自己这么近距离多看几眼会不会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也至少不希望她讨厌自己。

    自然到了现在这种对坐的距离下,除非对方主动发话,不然他都不怎么开口说话了。

    “呼呼~哼~……”

    不过他似乎又听到了一点儿对方的轻笑声。

    于是用今天每时每刻都一样的无奈的眼神看向了对方。

    果然,又是那种有些笑话自己的灵笑,并不怎么开怀,看起来很矜持,不过因为是笑自己,陈杭自然也不会觉得这个笑容很好看。

    “都快成油猪脸了哦?”

    面前这么微微笑着的苏冰这么说道。

    “……”

    不过陈杭也只是这么依然无奈地看着她,也没有急着擦嘴角和脸上的油汁。

    “唉……能别老笑话我吗……我承认我见的东西很少,也没怎么吃过西餐,但是好歹所有行为都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吧……应该没什么好笑的吧。”

    他这么微微地叹着气,似乎感觉今天一天的怨气都在这句话中冒了出来。

    那是,为了陪这个大小姐,陈杭可是遭了不少罪,也没少出丑。

    陈杭依旧有些笨拙地倒弄着牛排,想把它尽量切小点儿,可是自己的刀叉操作始终不让自己如意。

    “……”

    苏冰也这么渐渐表情平定下来地看着他。

    “笃~!”

    没过一会儿,她站起了身来,把坐着的椅子也往后挪了一点点。

    “……?”

    手上还拿着刀叉的陈杭也这么因为她的动作而疑惑地看着她。

    但是似乎每时每刻和她待着的同时都会有很多陈杭预料之外的事情,比如现在就是。

    只见苏冰拿过两张餐巾纸,微微俯身下来,左手撑在餐桌上空着的位置,拿着餐巾纸的右手轻轻地往前伸来。

    “……!?”

    自然陈杭下意识地就有些后退的动作。

    “别乱动。”

    但是苏冰的双眼里似乎是下着命令一样地划过认真的光芒,表情上也一点儿没开玩笑的样子。

    “……”

    所以陈杭又只有乖乖不动了……也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不过呢,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以让自己接受的动作。

    她的右手轻轻地探到陈杭的嘴边,用餐巾纸很细致地擦着那上面的油汁,似乎眼里只有怎么才能弄干净,丝毫没有觉得脏和厌恶的意思。

    “……”

    而且从陈杭的视角看来……也很微妙。

    面前很近的地方,是苏冰那秀美的面容。

    左侧发温情地靠在她的耳边,长发被她稍稍卷了一点儿在脖上,以免拖到餐桌上,澄澈的美目中似乎也有着不易察觉的一点温柔,在她的目间来回动弹着。

    而她的姿势……则就更给陈杭一种另外的视觉体验了。

    因为是俯身的吧,所以她面孔之下的,便是那红色小领结之下凸起的胸部,规模和提尔比茨差不多,正是少女年龄最合适的大小,不会突兀也不会太过平和。

    而或许她的双腿是真的太过于修长了吧……陈杭竟然能在接近一米的餐桌桌面之上,看到那裙际之下极度雪白的大腿,一点点黑色的过膝袜,也在桌面上方能看到一部分。

    而她那右手则依然轻轻地擦试着自己脸上的油汁,再换上另一张,很仔细和认真地这么用四指的第二截抵着餐巾纸,继续慢慢擦试着。

    不过15秒,大概就差不多了吧。

    “呼……”

    她直起身后,似乎也有些累地呼了一口气,才随手把纸丢进了垃圾桶里。

    “这是又怎么了?……”

    陈杭已经见怪不怪了吧……苏冰今天也没少做这些让自己总感觉会有些想躲避的动作,不过都是无意的吧,唯独现在这次,总是她有意的吧?

    “哼……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喽,我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补偿你,所以也就只能这样吧。”

    她拉回板凳,回身坐下了,这么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呼呵~……”

    这次倒是陈杭听着有些忍不住笑了。

    “……唔嗯……怎么了?”

    看陈杭这样似乎是有些笑自己的表情,她这么也似乎和陈杭之前一样不大高兴的表情看着陈杭。

    “没什么……明明你之前还说我纯情呢,没想到你也差不多的单纯啊。”

    陈杭这么继续低头弄着牛排,这么说道。

    补偿?

    今天也不过就是陪了陪她,也没做什么大事,全程还在用她的钱,怎么就轮到苏冰补偿自己了?这不算是自己还欠着她的吗?

    门票和晚饭钱,还不是她付的,一路上的所有的付费场所,不都是她给的吗?

    所以,陈杭根本就不需要补偿啊?何需她如此温情地来照顾自己一次?

    “……”

    她倒也没说话了,似乎转头想想,也对……自己本来应该就没有什么要补偿他的吧。

    不过擦都擦了,总不能又给他涂回去吧。

    “嗯……”

    所以她似乎也有些脸上发烫地不说话了,红起来倒不至于。

    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身边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啊……你好,你们的橘汁……抱歉,有些忙碌,久等了。”

    托着送餐盘的女服务员这么边把橘汁端下来,边道着歉。

    “没什么,也不急……”

    陈杭只是微微点头,平和地回应道而已。

    “那用餐愉快,有什么需要记得按桌上的小铃。”

    说完后,服务员便又急匆匆地走开了。

    “……”

    又一会儿的沉默后,陈杭似乎想起了什么。

    嗯……

    那是刚刚看着苏冰腿上过膝袜时的记忆。

    他自己只是有些心中疑惑而已。

    “对了……感觉你的打扮有些J式?国内穿过膝袜的女孩应该很少吧?”

    陈杭这几天也搜了搜关于自己祖国C国的图片,实际上除了科技进步了,经济更加发达了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人文风气依然是那样,人们的穿着打扮和自己那个时代也没有明显差别。

    而像苏冰这样穿过膝袜的女生,在街上依然少之又少。

    像这种女生,不是看过动漫的,就是喜欢COS的吧……不然C国是真的难找到能穿过膝袜的女生。

    陈杭自己也比较喜欢看番剧,自然觉得苏冰这样的打扮,可能也对动漫界有些和了解吧,也自然就可能和自己会有一些共同话题,还可以简单地说说话,不至于接下来这就么冷冷清清地闷头一直吃到完餐。

    “这个吗?……”

    本来似乎也有些低头不语的苏冰,还是抬起了点儿头来。

    “因为我来这里一年前住沿海一带啊……那里不是C国J国交混区吗?”

    苏冰似乎是稍稍挪了挪身子,也看了看桌下的双腿,随之又抬头这说着。

    “哦……啊……这样啊……”

    沿海吗?……

    嗯……

    提尔比茨上地理课时说过了,因为禁离点出现时带来的斥力波原因,环太平洋地区的陆地和岛屿都受到了强烈的斥力作用,被迫被推往大西洋方向,从而导致了J国岛屿完全贴到了同样也被震碎了的亚洲大陆上,自然就和C国领土交混在一起了。

    至于其他的情况,陈杭也没有回头再去看过……不过既然两个国家都依然存在,那自然他们会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吧,轮不到陈杭来猜测。

    “一年前?以前你是住内地的吗?”

    陈杭这么捧着面前橘汁高脚杯的下端,轻轻地吸着吸管。

    “倒也不是啦……我是C国出身,不过之前的十五年都是在国外生活的。”

    苏冰这么很大方的说着,似乎没有介意陈杭问她身世方面问题了。

    “呃……哦……”

    还真别说……陈杭倒有些意外了。

    他其实一直打心底觉得这是个典型的C国女生吧,没想到她心智发育的重要时期是在国外度过的,却和自己所感受到的C国正常女性的性格和态度都差不多啊。

    “至于为什么在国外生活嘛,最主要是因为我并不是纯C国血统……我有一半的意大利血统,父亲是I国的,母亲是C国的。”

    她只是这么说着,然后也轻轻抿着吸管喝起了橘汁。

    “嗯……是这样啊……”

    嗯……

    陈杭的眼神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冰。

    他能看到的,完完全全的是纯正的C国女孩模样,所以才看不出来她的身世吧。

    混血儿么?

    难怪挺漂亮的……混血儿一般都是外貌比较出众的存在,能像苏冰这样天然美的C国女孩,可能并不存在吧。

    “呣……我也不是没有西方特征啦,比如我的瞳色是微蓝的哦。”

    苏冰这么稍稍把双手架在胸前,看着陈杭。

    “嗯?”

    陈杭一听,倒挺感兴趣地看了看她能澄澈的双瞳。

    仔细端详一番的话……那深幽的黑色中还真有些淡淡的蓝色。

    “平时可能都看不见,只有月圆那种月光很强的时候,反射到我眼睛上才能看得比较清楚吧。”

    苏冰便这么解说道。

    “……哦……”

    陈杭似乎感到……好像有些什么画面在脑中形成。

    “嗯……其实我的眼睛和身高应该是父亲遗传给我的吧,其他的倒大多数都是母亲的特征,我这个并不是纯C国血统的人,住在我们那里,还有些怪奇怪的。”

    苏冰的主菜牛排已经吃光了,所以只是一边抿着橘汁,一边谈着话,或许是想缓解之前自己行为的尴尬吧。

    “你们那里?是意大利吗?”

    陈杭摸了摸脑门,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后,接着问道。

    “不,是梵蒂冈啊。”

    苏冰这么伸着右食指轻轻在空中比划着。

    “……”

    随着这句话,陈杭似乎又觉得脑中出现了什么。

    那已经是一幅似曾相识的画面。

    月光洒下……教堂之中……黑暗中夹杂着月明,寂静中凝炼着人影。

    一种不大舒适的感觉也从全身的各个角落传来。

    “呼……”

    所以他有些呼出一口气,但和正常呼吸的模样几乎没什么区别吧。

    “梵蒂冈吗?……”

    陈杭这么自言自语道。

    要说梵蒂冈这个国家么……位于意大利的国土之内,是一个国中之国,面积并不是很大,但确实是整个世界上所有天主教教徒的圣地,有些类似于所有***的耶路撒冷城那种概念。(虽然天主教也把耶路撒冷当做圣城,不只是梵蒂冈而已。)

    而那里,也有着在中世纪几乎是统治了整个欧洲的罗马教皇。

    只是随着时代变迁,人们思想不再局限于神,所以教皇国冷落衰退了,直到了现如今这种蜗居意大利国土内的境况。

    但是呢,教皇毕竟是教皇,这里是天主教的圣地,是有着至少在陈杭那个时代的世界六分之一人口信仰着的圣地,可见其作为国家自然并不算是强大,但是却依然是很重要的精神之国。

    现如今的教会与宗教呢,也没有以前那种黑暗的氛围了,大多数主教或者神职人士其实也抽烟,也使用手机,科技并不阻碍他们的信仰,这是不可否认的,就像现在时代的少林寺和尚还有一些道士也同样多才多艺是一个道理的。

    自然陈杭对于那里来说,印象还算不错。

    “啊,那里应该挺漂亮的吧?我倒是肯定没去过,能给我讲讲那里的模样吗?……”

    心中稍稍有些杂乱,所以陈杭觉得还是和苏冰多讲讲话把它们排除掉吧。

    “那里吗?”

    苏冰的眉头皱了皱,似乎是有一些深思。

    “嗯……我不骗你,我对那里的情况其实也几乎一无所知。”

    一会儿后,苏冰却这么说着。

    “啊?……你不是在那里住了十五年吗?”

    陈杭倒是奇了怪了,觉得苏冰的话让人不能理解。

    那可是十五年啊!再怎么样也不能一无所知吧?

    或者她根本从开始就在逗自己玩吗?

    被苏冰折磨了一天的陈杭这么不相信她的想着。

    “嗯……因为我从来没有离过家,哥哥并不让我出去,让我好好待在皇城里,不然他也不用手机,想找到我的话很麻烦。”

    苏冰依然这么扳着手指的说着。

    “……”

    陈杭似乎又觉得内心的画面,多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皇……皇城?”

    陈杭这么因为心中梗塞,面色也不带惊讶了,只是这么简单地回应着。

    “皇城……你家?你住梵蒂冈皇城里面?”

    梵蒂冈也是有平民住宅区和教皇的皇城的,这是两个不同的区域。

    而苏冰……说她住皇城里面。

    “啊……忘了跟你说了,其实我也是有英文名的哦——卡维希特·莱茵桑德罗,一般哥哥都叫我维希,或者冰。”

    她这么略带微笑地说着,似乎是已做了解释。

    “抱……抱歉,我并不懂你的意思。”

    陈杭或多或少也听出了对方这句话其实是影射了她的意思的话吧。

    但是无奈的是他并不能懂得其中影射的内容。

    “啊……不知道么?”

    然后苏冰才这么双目微合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

    “那就再说简单一点儿吧。”

    苏冰这么轻声道。

    “上一位教皇,名叫塞哈德·罗斯缪尔·莱茵桑德罗。”

    她这么说着。

    陈杭也似乎随着她所说的话,瞳孔有些微缩起来。

    “这句话再简单点儿的话……那就是——……”

    她这么缓缓张嘴道。

    「我的父亲是教皇。」

    一句清幽的话,从她的嘴边脱出。

    而陈杭的世界……感觉暂停了。

    「头脑中的画面……构建完毕了。」

    那个双目冰寒,面带笑容,穿着特制小教服的黑发女孩,捧着十字架,就在那梵蒂冈的教堂中,面对着自己……

    “咳!……”

    脊背上突然感觉汗毛全都立了起来的陈杭,头脑发着晕,也轻咳了一声。

    “咣!”

    右手上的叉子,也掉在了地面上。

    梦魇中的景象……在此时成了现实。

    早上那很不适应的感觉,再次袭来。

    陈杭的目光有些呆滞地直盯着面前苏冰胸前的十字架。

    早该发现的啊……

    「那十字架和梦里的那个一模一样……是同一人所佩。」

    所以梦中那乖巧却又不怎么面带健康血色的小女孩……就是苏冰?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梦到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这还是现实。

    头脑中一片乱糟糟的……似乎觉得还有些恶心,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弹一般。

    “……”

    就连面前的苏冰也因为他的反应而有些惊吓地呆看着他。

    直到半分钟后……似乎陈杭才感觉好了一些。

    “你……你没事吧?肚子不舒服?”

    看见陈杭那有些捂肚子的动作,她这么问道。

    周围的其他顾客,也因为这边的动静而有些投来目光。

    “没……没……没什么,只是有点儿……被吓到了吧。”

    陈杭勉强地有些微笑着,这么想要恢复原来的状态,可是又不能反抗身体的反应,只能略微趴在桌面上。

    “这有什么好吓的……元帅班本来就是世界各地名流豪门的子嗣聚集的提督班级,元帅的儿子都会有,怎么就不能有其他的贵族呢?”

    苏冰自然而然地说着,不过声音比较小,她并不怎么想出风头,不然的话会很麻烦。

    的确……元帅班的学生,从不靠关系入门,可是贵族的教育与严格要求,比寒门的学生肯定是要既条件优越,又要求严格的,比寒门学生的成绩好,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元帅班的贵族名门人士肯定不少。

    陈杭反正依然还是感觉身体不适……并不是苏冰的身世所吓,而是那头脑中的画面似乎有些冲击大脑,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回过神来。

    “啊……我好像听见是……上一届教皇?什么意思……”

    陈杭极力想要摆脱这种情况,不想在别人面前表露出不堪的模样,所以也硬撑着问着她……以不至于太难堪。

    “这个吗?……”

    然而苏冰那关心的表情却略微有些扭转,变回了平静。

    双目依然那样带着冰寒,似启非启,略有些颔首地端坐着。

    “也没什么……只是父母早就不在世了,我还几乎记不住他们长什么样呢。”

    就这么很自然地说着。

    “去世了?”

    稍有些缓过一口气的陈杭,这么略微抬了抬头地回应道。

    “嗯……大概是我五岁左右去世的吧,之后我一直是被我哥哥抚养长大的,一直都是这样。”

    苏冰似乎看起来觉得很无所谓地回答道,对于父母去世这个概念,似乎反应不是很大。

    “……”

    陈杭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在她还没回过头来时……孤单,寂寞,也不害怕,也不哭泣……只是静静地坐在夜晚黑暗的教堂里,不声不响地,似是在祈祷,可又并不虔诚。

    甚至只有月光爱怜着她吧……因为教堂里连一丝灯火的光亮都不曾有过。

    那女孩当时淡然,不曾变过的冰冷目光……和现在的苏冰,是一样的吧。

    “你……在那时没有出过皇城?”

    想起苏冰之前说的那句话,陈杭这么说着。

    “嗯,不只是因为哥哥找不到我而已,而且偌大的皇城内部,人早都死光了……我去哪儿,其实也都是一样空旷的。”

    她依然这么冰冷地说着,身上毫无一丝曾经受过温暖照顾的气息,只有逼人的寒气。

    “死了?”

    陈杭这么脑中一惊地惊讶道,稍稍坐直了一点儿。

    “反正哥哥是这么跟我说的——在我五岁那年,教皇城里闯进来了一个提督,把不管是教会的神职人员,还是我的父母,都杀光了……哥哥及时带我躲了起来,才幸免于难。”

    苏冰依然那样淡然地说着,对于死人的画面似乎一点儿也不惧怕。

    “这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他才告诉我的,所以当时我也立下决心,要给父母报仇,之后很天真地去学了三年跆拳道……不过到了十五岁才慢慢发现,找不到那个家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所以又想做个提督,慢慢地开始搜索那人的消息……哥哥对于我这个想法,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见,所以我就读了大约一年关于舰娘的书,同时回C国历练了一年社交经验,之后就这么到这儿了。”

    她这么婉转地说完后,才抬头稍微看了看陈杭。

    “读了一年书?就考进元帅班了?……你平时的生活是怎么过的啊?”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故事对于自己的离奇梦有一定的联系吧,陈杭一直这么忘我地问听着。

    “平时么?……待在教皇城里的话,除了祷告,就是看书,或者在皇城里面随意走走……就没有其他的娱乐方式了吧……哥哥也是个教徒,基本都不在我身边,其他的人,也就只有应该是哥哥后来请的厨师和跆拳道两个外来人吧……他们也不住里面,下午都是要回意大利的。”

    苏冰只是这么说着,也顺便带了一句。

    “十五年……就只看了十五年图书馆里的书,练了三年跆拳道,逛了十五年的皇城吧,除此之外,就是每天从早到晚都看的舰娘书籍吧……其他的,倒真的没有再见过。”

    这么说完后,她也静静地没有开口了,只是和今天早上刚刚看见她时一样,独自一人,双目冰寒地坐着,旁若无人。

    而陈杭似乎也想起了今天,她的一些奇怪反应。

    没去过游乐园……一开始冰冷,后来却外向了起来……时不时地出神,比自己还对那些新奇的事物感兴趣……也丝毫不害怕任何东西。

    因为应该没有什么东西……比从幼年开始,就在白天黑夜中不断交替的哥特式城堡里,独自没有任何解脱地生活着,更能让人害怕的了吧。

    “……”

    陈杭只是这么想着,却感受不到她的内心世界……那是她的经历,对于陈杭这个至少还有过家庭温暖的平民来说,他并不能完全理解她的心思。

    但是那夜晚令人恐惧的神像壁画……阴森的城堡黑影……还有月光下的十字架与城墙,在她的眼里,或许已经是最平淡的景象了吧。

    难怪她情商很高,但见识却不比自己广。

    因为那是只从精神的书中了解世界……却从来没有到高大的城墙另一侧去感受过世界啊。

    “哼……反正这不是已经出来了吗?以前的事,提也没什么意义。”

    然后她依然这么毫不在意地说着,喝了喝面前高脚杯里的橘汁,把它一饮而尽。

    “听起来……你对父母,很讨厌吗?”

    陈杭觉得,苏冰似乎是充满了对温情的厌恶吧……

    “嗯?……”

    不过苏冰似乎并没有那样如陈杭想象之中的一口反驳。

    “父母吗?……也不会吧,至少在我五岁之前,还是能感受到经常的温暖的……所以最主要的,还是厌恶那个不知名的提督吧……”

    她放下手中的高脚杯,这么盯着陈杭,似乎是很坚决地说着。

    “我这十年来拜他所赐的生活……定要找他算清。”

    毫不犹豫地说着。

    “我父母的仇……也一定要报。”

    陈杭这么细细听她说着,不觉中已经听得有些发起了呆来,然后才又看到了那十字架。

    就是苏冰胸前的那个。

    “嗯……那这个……是什么来头呢?”

    陈杭似乎一觉得只要视线中看见这个十字架……就会心神不安,所以想要问问苏冰。

    “这个吗?”

    苏冰低头看了看那个十字架,转而间又稍稍面带了一些笑容。

    “啊……是我四岁的时候,父亲赐予我的,既是他给我的护身符,也算是遗物吧……还很有意义的,所以一般我都随身携带在身边。”

    看着苏冰那似乎还明显能看到微笑的表情,陈杭似乎还能得到她关于父母的态度。

    那依然是向往和依赖着……也没有埋怨过的吧。

    相反,还很期待着他们,期待着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

    “嗯……差不多吃完了吧,那就走吧。”

    之后,苏冰自己缓缓地起身,似乎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的回身,依然那么自然优雅地走向了柜台。

    “……”

    只剩心里依然作梗着的陈杭,这么微微有些出神地望着她的背影。

    就这么静坐了一会儿后,他才也起身,静静地跟向了那不远的身影……

【ca88亚洲城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ca88亚洲城_ca88亚洲城官网首页_ca88会员【登录入口】ca88亚洲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