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芳华 正文 第23章 惊雷

作者/恍惚兮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ca88亚洲城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水紫薇骨架小巧,整个人纤细娇小,加上杏眼桃腮,看起来十分的精致漂亮;説话既甜又糯,像在唱歌一样,説不出的韵味;

    含笑看着十分喜欢,又是以前就认识的故人,故而新人拜见的时候重重赏了水紫薇,又大方的放了婚假,时间比照银罗水末楼:一个月;

    水季敏见女婿待女儿甚好,再説女婿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什么品性心里明白,没什么不放心的,只住了几天就求见含笑要返回水城。<-.

    含笑请水季敏坐下,奉上茶之后挥手让小丫鬟们都下去。

    水季敏见状脸色微凝,收起满脸的轻松。

    含笑想了想,问出了心中深藏的疑问:“季叔有没有听爹爹説过,明面上生意交给哥哥之后,爹爹打算做什么?爹爹刚到中年,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的,难道就这样荣养,什么也不做吗?

    还有继弟继妹,总是我们水家的孩子,难道爹爹对他们没什么安排吗?”

    水季敏脸上泛出一丝显而易见的笑意:“三姑奶奶有这份孝心,老爷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呢!三姑奶奶请放心,老爷并没打算去颐养天年,而是准备游历天下,就像三姑奶奶在闺阁时那样:四处游玩,历练自己,也开开眼界,最主要的是老爷想要提升自己的武学修为。想来老爷自幼习武,可是现在三姑奶奶身边的管事都已经超过了老爷,老爷心里不甘啊!!”

    含笑闻言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

    两年前出嫁时爹爹水长啸的水印诀修至七层修为,含笑身边的帐房水和顺和大管事迟宣奇都是八层;现在身边的四个管事都已经七层修为,尤其是水晨宏已经达到七层后阶巅峰,马上就能够突破八层;银罗绿蕉也达到七层巅峰;她自己更是突破八层;爹爹即使心中高兴他们的进步,但是因此心里有些儿不甘也是正常的。呜呜~女儿不孝啊!

    水季敏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继续道:“所以老爷才会这么爽快的把家产分了,到那时老爷不用操心这些俗物,就可以专心的修炼武艺。

    夫人、三公子、四姑娘,老爷都有安排,三公子以后和青州本家子弟一样走科举路子,老爷分给他不少产业,即使科举不顺也可以衣食无忧做个富贵闲人;按照三姑奶奶的嫁妆单子,老爷给四姑娘置办了一份丰厚的嫁妆,四姑娘长大后绝对能够风风光光的嫁出去;水城老家的产业全部留给夫人,到时候三公子娶亲生子就在那里了,夫人也不会老无所依。”

    “看来爹爹是打算潜心修炼了,只要静下心来,武学修为提升是一定的。”含笑笃定的説。

    “是啊!到时候老爷一定能够如愿的。想当初先夫人就曾经説过老爷就是心太散,要不然凭资质早就能够达到九层巅峰,只要有一点点儿的机遇,就能够突破宗师之境。只可惜当时老爷一心想要当家作主,没把先夫人的话放在心里,现在想起来,每每感叹不已,虽説不曾后悔,却也感到遗憾。”水季敏説话的口吻有点儿感慨。説的是含笑以前从不曾听説的事情。

    “我娘也懂武术吗?我以前好像没听过!”含笑有点儿意外的説。

    “当年先夫人从不曾在我们面前显示过会武功的样子。可是老奴记得当初我们对练之时先夫人经常近距离旁观,从未受伤。”水季敏追忆道。

    “这样説来我娘应该也是会武的。”

    “不错,据老奴猜测,先夫人不仅仅会武,而且应该是宗师才对!”

    含笑吃了一惊:“宗师!”怎么可能?一直以来只存在于传説之中,从未听説有人突破宗师之境,在含笑心中就仿若虚无缥缈的存在。现在居然有人告诉她:你身边有人是宗师,那个人是你娘。让含笑如何不惊讶?可是説话的人是含笑一直以来都十分敬重的老人,含笑不好质疑。

    水季敏对含笑显而易见的怀疑并没有在意,这事摊在谁身上都不好相信。“这也只是老奴私下的猜测,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可以证明。三姑奶奶听过就好,不要放在心上。”

    含笑磨磨牙,忍了忍心中的不满:“爹爹知道吗?”不要放心上,説的可真轻松啊!那可是宗师啊!那可是我娘啊!含笑心里狂跳,恨不得把水季敏狠狠揍一顿。

    水季敏面色郑重严肃,含笑如果不是听到他心里笑的声音,几乎要被他糊弄过去了。“当然知道,老爷是认同老奴猜测的。”

    含笑一愣:爹爹认同,也就是説娘确实有可能是一个宗师!

    “那娘怎么可能会因病去世?”含笑想到小时候娘亲把痛苦的自己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慰;陪着流泪的自己一起流泪;那温暖的怀抱、那轻柔的呢喃、那香甜的味道、那宠溺的眼神、那纵容的笑意、那…,心中刺痛,语气变得凌厉尖锐了起来。

    内劲不受控制的的涌出,一道道锋锐的剑意,一拨一拨的刺向水季敏;

    水季敏只觉得自己就好像面对着千万的利剑,随时都有被洞穿的危险。

    深深吸了一口,水季敏赶忙道:“先夫人没有死!”

    剑气凝固,静止如无;

    水季敏暗暗出了口气,赶紧解释:“是真的,先夫人并没有死。那时候老爷一觉醒来,先夫人已经不见了,屋子里没有打斗的痕迹,不像是被劫持,倒像是先夫人自愿离去的。

    桌上留下了一封先夫人的亲笔书信,説让老爷忘了她,就当她死了。老爷不相信,那些年一直在找,可是一点儿痕迹也没有找到!后来族中嫡系那一脉就帮老爷定了现在的夫人。”

    含笑愣愣的听着:“怎么可能?我娘不是死了,是不要我们了。”

    水季敏dǐng着含笑的内劲压力艰难的点头:“当时公子们和姑娘们年纪都很小,老爷怕您们伤心,一直説先夫人死了,您们以前上香祭奠的墓地是老爷建的衣冠冢。这次老奴来闽京,老爷曾交待説:公子姑娘们都长大了,也该知道真相了。还説:不论发生什么,先夫人对儿女的爱是毋庸置疑的。”

    含笑呆呆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那记忆中的温暖……

    水季敏见状,施礼倒行退出房间。

    看着屋外初升的朝阳和葱茏的花树,水季敏长出一口气,总算是活着出来了。

    他能感觉到:三姑奶奶的内劲修为虽然是八层,但应该比自己高一线,是八层中;他相信,如果动手,三姑奶奶绝对可以在抬手间取走自己的姓名;三姑奶奶修炼的功法太过深奥霸道了。

    没想到三姑奶奶如此年纪居然达到了如此高度!!!老爷,我们老了。

    水季敏暗暗叹息着,依旧笔直如松的走出院子。

    ……

    接下来的几天含笑一直出于恍惚的状态,身边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加倍小心的伺候着。

    期间,北疆之战负责押运粮草的宜安伯邵凌来访,看了看两个孩子,送上重礼。含笑没有太在意,只是吩咐杨原管家好好招待。

    转眼间,又是一年的寒冬季节,水嵌于返回闽京,带回来了各地的土仪,其中有一批皮子尤其出色,皮毛柔软顺滑,摸上去十分舒适。

    含笑留了几张铺在软榻上,做了几件皮袄;送了含雾十张,其它的就交给水嵌于处理,是送人是卖出去都随他。

    裹在皮毛里面的一对儿女粉雕玉琢般可爱,含笑是越看越喜欢;忽然想到:自己小时候娘亲是不是也曾经这样看着自己?是不是也曾经以无限欢喜的心情呵护着自己?记忆中的娘亲温柔如水,看自己的时候充满了喜爱,怎么可能会抛弃自己呢?

    心中豁然开朗,屋外冷冽的寒风似乎也变的温柔;

    夜半时分,万簌俱寂,东厢房内传出一声轻响,有窗户打开的盛开;含笑陡然睁开眼睛,起身来到窗前,正好看到一个黑影从东厢房内跃出,落地无声,毫不停留的朝外面掠去。

    含笑心中一紧,东厢房可是两个孩子住的地方啊!

    一声尖锐的哨声在侯府内院响起,含笑没有停留,直接追了出去。

    前面黑影似乎对侯府十分的熟悉,左转右拐,眨眼间消失无踪;

    含笑紧咬牙关,紧盯着就是不放,他对侯府熟悉,含笑自问也不陌生,怎么可能在侯府内被甩掉。

    “夫人,怎么了?”远远听到有人过来,而且不只是一个人。

    含笑脚步略停,远远看见杨原带着一批人赶了过来。含笑眼神一冷,喝道:“杨原,立刻封锁全府,只许进不许出,所有人立刻起来,接受检查;有刺客!”

    杨原神色一愣,似乎没想到会是含笑,接着立马回神应道:“是,夫人!”带着人各处散开;

    含笑冷冷的看着杨原远去的身影,转过头,那道黑影已经消失不见。

    红丹无声无息的来到含笑身边,拿起一件外套披在含笑身上。身上一暖,含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只穿着单衣。深秋夜晚的风寒冷刺骨,含笑的心更冷,像万载寒冰;

    绿蕉悄然而至,语气有些慌乱,但依然吐字清晰:“公子不见了。”

    含笑猛然回头,长发如瀑布一般飞扬:“你説什么?”

    “公子不见了,姑娘安好。”绿蕉一字一句的説。

    几个人影掠过;

    水连鹤、银罗、水嵌于、水晨宏、水和顺、迟宣奇几人陆续赶到。

    “?哥儿不见了,?姐儿安好,杨原有问题。”含笑注视着迟宣奇冷冷的説。转头看着绿蕉説:“你留下来帮助迟管事。”又转头对红丹説:“你随我来。”説完转身离开,朝着黑影消失的方向走去。

    红丹暗暗看了迟宣奇一眼,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

    “晨宏,你去盯着杨原,被发现的话就跟着他,安排人手盯住他身边的人。”

    “连鹤,你安排人手围着侯府,在杨原的封锁外面再加上一层封锁。要小心,谨防狗急跳墙。”

    “嵌于,你带着几个人围着侯府内外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往常或者不合常理的事情发生。”

    “和顺,你去支援连鹤,我感觉他那里很有可能会出问题。能够潜进内院,即使是有内应,本身的武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银罗,你去守着姑娘,公子已经出事,姑娘绝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青河,你跟着银罗;蓝洋,你保护主子;”

    迟宣奇一一布置下去。

    几人听命离开。

    ……

    东厢房内几个乳娘都因为迷药睡过去了,绿蕉説是一种在江湖上比较少见的迷药,dǐng级迷药,和迟宣奇随身携带防身的五罗香一样少见,名字叫醉梦烟;

    之所以説是dǐng级,是因为效果好;

    五罗香内力催动,所到之处诸人昏迷,内力越精湛昏迷的就越快,昏迷者醒来之后没什么后遗症;醉梦烟同样需要内力催动,所到之处诸人昏迷,没有修炼的人醒来之后同样没什么后遗症,可对于修炼之人来説却是剧毒;

    之所以少见,是因为制作原材料少见,调制困难;

    五罗香需要冰川雪莲作为药引;而醉梦烟则需要蛮夷银花作为药引;冰川雪莲难得,蛮夷银花稀少;

    银罗虽然内功深厚,却也不敢冒险,只能叫含笑身边的小丫鬟夏雨帮着把?姐儿抱出来,然后银罗接?姐儿抱进正房。

    轻轻坐在床边椅子上,看着皮毛垫子里面睡梦正酣的?姐儿,大概是因为刚才抱她来正房的时候,感觉不舒服,?姐儿躺下之后一连翻了好几个身,裹的好好的被窝都有点散了,银罗轻轻掖掖被角,运转内力,一股热气从掌心弥散,银罗将手搭在小被子上,?姐儿呶呶小嘴,感觉全身很舒服,继续睡去。

    天真不知愁的孩子啊!银罗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

    想起醉梦烟,心中掠过一丝凝重,五罗香绿蕉调制的时候有多困难,银罗知道的一清二楚,今天偷偷潜入的小贼竟然使用醉梦烟,那么是不是可以説那小贼的背后有与侯府相比毫不逊色的势力。

    而且有内奸帮着,甚至杨原的行动也有问题,这説明了什么?

    银罗有点儿惊惧。

    转念想起主子含笑、管事迟宣奇和夫君水末楼,心中又充满了信心,主子曾经説过:辛苦修炼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就是要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现在敌人出现了,努力去打倒就好,想那么多做什么?还没交手先害怕,怎么对得起自己的汗水、师父的教导、主子的培养和夫君的爱护;

    这样一想,心思转而纯粹。

    因为有想要保护的人,所以无所畏惧!!!

【ca88亚洲城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ca88亚洲城_ca88亚洲城官网首页_ca88会员【登录入口】ca88亚洲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