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仙客 正文 第716章 空灵剑体

作者/司泉饮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ca88亚洲城 ,就这么定了!
    “是的,这些铜像蕴含着惊人的力量。”赵芷兰语气凝重,她与庄珣的一番商谈也到了这里。

    “你们为何会知道荒野当中有这些铜像流出的?”庄珣疑问这一点,因为在他看来,那荒野的界山,极有可能就是背后势力的大本营。

    “是秦驸马告诉我们的,在庆国,这驸马一直相当神秘,而他也是拜第八佛子为师的,只不过,佛子在前日被人杀死了,难以想象,强大的佛子竟然会死在别人手中。”

    赵芷兰在收到消息的时候确实震惊,这第八佛子从未尝过败绩,却在短短一天被人杀死,事情似乎也从这里发生了变化。

    “国教势必要追查凶手,且国教实力雄厚。”

    “你觉得这西方国教如何?”庄珣表情平静,赵芷兰作为此地的东道主,对于这国教定然很熟悉。

    赵芷兰微微摇头:“谈不上有好感,因为国教使用的许多拉拢人心的手段我们这些世家贵族也是极为熟稔的,只不过国教在这千年下来的确为数十个王国带来了安宁,所以也算不上厌恶,然而这次铜像的事让我对国教产生了一丝怀疑。”

    “王府还有没有国教赠送的花粉,如果有的话,给我一些。”

    赵芷兰惊讶,“有,我叫人去拿一些来,不过已经不多了,不知为何,这些日子国教好像停止了赠送了,也可能是因为商队失踪的事情闹得人心惶惶。”

    庄珣没有去解释,看来赵王府知道的消息并不多,只知道铜像有奇异的力量,但并不清楚背后的联系,不过有花粉这却是一个好消息,这样他也可以看看,这花粉到底有何奇异之处,竟然能够令得一颗人心变得如此不同。

    下人送上了花粉之后,庄珣收了下来,他要立即回去将这一切告诉大师兄,他有感觉,殷商域可能会有一场风起云涌了,而这一切,极有可能是向着辉煌神庙来的,向着大师兄来的。

    临走时,庄珣回头对赵芷兰说:“你给我的一等食客劝你还是尽快撤销,不然会给你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因为你口中的第八佛子,正是我杀的。”

    随后,庄珣便离开了,只留下赵芷兰满脸震惊地待在原地,她已经完全不清楚庄珣到底是谁,又到底想要做什么事了。

    一日之后,庄珣回到了辉煌神庙。

    此时,偌大的神庙却不知为何,给庄珣一种荒凉的感觉,似乎完全无了之前的隆盛之气一般,不知发生了何事。

    庄珣径直找到了大师兄,随后将这一切日子所调查来的事都告诉了大师兄,包括那一日遇到的那个奇异男子。

    “果然。”神川大师兄目光凝重,“九禅师兄,你最终还是受了天乙贵人的恩惠,要对神庙出手了吗?”

    当日他曾发现在极远西边那些光阴冢的朝圣者,他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发生的了。

    “天乙贵人是谁?”庄珣疑惑,他搞不明白为何大师兄能将九禅的事联系到这里。

    “光阴冢四柱神煞之一。”神川大师兄语气凝重,“仙魔域是一个极为特别的地方,神庙的佛陀虽说可纵横百域,但唯独一个地方不敢随意进入,那便是仙魔域的光阴冢,而四柱神煞,则是目前光阴冢台面上最为强大的,只不过也只出现了天乙贵人与国印贵人而已,另外两股仍旧神秘,而在他们下面,则是四大吊客与四大丧门,这里头的每一人,都能够让我陷入苦战。”

    庄珣听完,心底震撼,他并不是不知道光阴冢,后者的霸势姿态他也曾领会过,但万万没想到,竟然强大到了这个地步,要知道神川大师兄即便是在整个百域也是名列前茅的人物,然而照大师兄所说,这光阴冢当中,光是四大吊客与四大丧门都足以令他陷入苦战,更不要说是在上面的四柱神煞了!

    “大师兄有没有听说过白行夜这个名字?”庄珣问道。

    神川大师兄惊讶望了庄珣一眼,“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他是光阴冢四大吊客之一,当年曾经败在曹绝官手下,只不过胜负也差不了多少,如今进入了光阴冢,实力定然更加恐怖,再战上曹绝官,恐怕胜负就难料了。”

    庄珣听完后,苦笑一声:“不仅仅是见过,而且当日他还说出“在这里也能见到我”这种话,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我不过是第一次看见他而已,他却说出这样的话,好像曾经见过我一般。”

    “你说,他认识你?”大师兄神色疑惑。

    庄珣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认错人了吧,不过这等实力的人,又怎么会认错人呢?对了,大师兄你看看这个。”

    大师兄听完后,则是神情陷入了凝重当中,“你要小心一些,这些人行事一向诡秘,其实以你如今的实力与肉身,成为他们的目标是非常正常的,他们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收集强者的尸体了,就连我也一直在他们的算计与等待当中,我之所以说出这次事情可能与天乙贵人有关,便是因为光阴冢从很久以前就觊觎我的尸体了,只是他们自己似乎不轻易出手,但却总是在背后搅弄风云。”

    这时,庄珣将那未名花粉拿了出来,递给了大师兄。

    然而,大师兄虽然发现了这些花粉有一些不同,但却也不清楚这究竟是何物,“这天下之大,奇物无数,这花粉我也认不出。”

    “那大师兄对于九禅是如何个看法?”

    “我也只是猜测他得了天乙贵人的恩惠,但这所谓的恩惠恐怕只是让他恢复修为恢复实力罢了,他所做的事,与这天乙贵人是无关的,他也不会随意被人控制,以前我还不敢肯定,但现在应该可以肯定了,那西方国教,想来就是九禅师兄弄出来的,唉。”

    庄珣震惊。

    “界山与西方国教,应当都是他的产物,只不过,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在听了庄珣的讲述之后,大师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他有理由相信,这所有的一切,有很大一部分是冲着辉煌神庙来的,还有一部分,也许是来自九禅的执着。

    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弥漫在二人心头。

    “明天清晨你再来这里,我为你和斜阳准备了一些东西,不过他还没有回来,我有预感,这次事件会极为危险,你们两人都是年轻一辈不世出的天才。”

    大师兄有爱才之心,更因为其伟岸的人格,这是一种已经坚定下来了的人格,所以再无所谓此人是不是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种东西他岂能不明白?但正是因为自己有幸获得了一个生命,想想,自己是一个生命,哪怕最后自私自利活到了最后,活成了老妖,又如何呢?偏偏要与世间的那些所谓的聪明人行事的规则背道而驰,难道这就是傻吗?

    大师兄有理由相信,这世上有绝大一部分的利己主义者,他并不否认这些人的方式,这些都是一个个生命形态,但同样,别人来否认他的生命形态他也会拒绝,利己主义者会认为像他这样的利他主义者是傻瓜,是幼稚,利己主义者会认为他们活一世可以为了家庭,为了自己的前途而做一切阴损之事,他们会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所做的事,他们也会有传承,他们的下一代也会有传承,他们始终享受着生命这种形态。

    但是,大师兄他会牺牲,他会死亡,他或许没有后代,或许在千百年后世人会将其遗忘,利己主义者会说,名留青史那是书生意气,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让自己活得更好,仅此而已,为别人?救世人?开什么玩笑,那是傻子才会去做的,圣人写下了正义,让你们这些傻子去遵循的,他们会这样说,正义就是一文不值的东西,他们也会这样说,一个人所要做的仅仅只是让自己活得更好、更长,他们同样也会这样说。

    他们会完全站在道德制高点,乃至于认为道德这种东西也不过是人们的想象,正如国家、正义、人权等等等等,这一切都来源于人们的想象,而真实的世界,从来不存在这些,利己主义者会鄙视任何一切利他牺牲的行为,他们会犹如神一般站在至高的地方,俯瞰苍穹下那些利他主义者,那些除魔卫道的仙侠,他们完全看不起这些人。

    只是,这又如何呢?于神川大师兄而言,这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甚至与这些人对话,也是浪费生命。

    从这次事件当中,他感到了危机,这个追随者跨越九山八海的人,这个一直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人,头一回感到了危机,死亡的危机,然而,他不会后退,甚至于,只会更进一步。

    他看中了庄珣与斜阳,这两个年轻人,都有不输于他的资质,他活在了一种伟大当中,而他的传承,并不是利己主义者简单的后代繁衍传承,而是更为重要的精神传承,一个修仙之人,追求漫漫仙道他并不否认,然而,若是能够引领生命,降妖除魔,他更为认同这样一种人生。

    仙之一字,乃是由人字与山字组成,而这山,代表的则是压在人身上厚重的责任,仙人的责任,什么责任?守护苍生,守护生命。

    晚空来到,红霞漫天,这些日子的奔波,也让庄珣一直疏于修行,乃至于突破到天王境之后,其实还从未真正审视过自己的实力,只是巩固了一下自己的神魂。

    天王境,作为不死则生的一个境界,对于庄珣而言危险却是另外一回事,他如今的修行高度,早在普通修仙者之上,而所能够达到的位置,自然也就跟高人一筹。

    “大荒剑经第四重“虚空万剑术”如今也了解许多,可以开始修行了。”

    关于剑经上的第四重其实早在庄珣搭乘仙帆回东临域时便有所了解了,只是他在这条路上却从未有过多余的时间能够认认真真修行一下,一方面是因为事情接踵而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修行得太晚,在时间上的确比别人要少上许多。

    “天地万物为剑,神鬼妖邪为剑,劫波万度,宇宙苍穹尽为剑,是谓“虚空万剑”。”

    这是大荒剑经上对于第四重剑术的总纲,庄珣已然领悟,这一招的极致,正如总纲所言,其实并不需要用到剑,天地万物皆为剑,这已然达到了造化的境界。

    然而,这一剑最为苛求的便是需要施展者掌握剑意,可以说前面三重到第四重是一个质的突破,从手中有剑到手中无剑,或者说,从手中之剑到外化之剑,万物之剑,完成了一次升华。

    “这一招的施展对于个人意志以及剑意才是最大的考验,意志不够,不足以成就驾驭万剑,剑意不够,同样无法形成万剑,只有两者都同样强盛,才能够真正施展出此剑的威力,越到后面要求也就越多。”

    然而这一招倘若学成,也将成为一个极大的杀招,万剑之势,无可匹敌,每一剑都是肆虐无极的剑意,且还是成形的剑意,这么一道剑意,以庄珣现在的实力施展的话,可以轻易撕碎天王境,贯穿神王境,乃至于伤及帝境也不在话下。

    山河剑宫所拥有的的剑招就是如此恐怖威力,不然曾经也不会有人间剑侠护苍生这么个说法了,举世剑仙,无匹的攻击力。

    “大争剑意更是其中霸道的剑意,用来施展这一招可谓天衣无缝。”

    “伏天王,降天一,奇象万生,阴阳为剑……”

    这些蕴含了玄妙之力的文字在理解之后能够自动地引动本体上的剑意,这在之前庄珣已然有深刻的体验,然而也担心自己收控不住,所以并未轻易就去接受,修行有利有弊,容易走火入魔,需要慎重也就是这么个说法。

    “一生万物,万道归一,一即是万,万即是一,虚空万剑,其实也就是虚空一剑,需引动剑意操控天地万物的话,就如同我现在用剑意用在剑上一般,能力也是有屠龙斩仙之威,只是,到底而言只有一剑,需成就万剑,才能够真真正正发挥出剑意的威力。”

    一时之间,庄珣也开始引动起了剑意,其实“虚空万剑术”本身并不复杂,真正复杂的,是对剑意的掌控以及个人意志才是其中关键,第三重中已然有了关于如何熟练使用剑意的方法,这剑经也是一环紧扣一环,若是本身不会第三重,也极难学会第四重。

    “术本身不复杂,只是付诸到实践上则又是另一回事了,如今我可以轻易驾驭手中之剑,但若是想要以此形成万剑,却是一种个人意志的散发,同时也肯定会因为此招而变得虚弱。”

    庄珣知道,在一场战斗当中,惊人意志无一不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无论是出招还是躲避,都完完全全需要用到一个人对于战况的理解,意志的理解,若是发动“虚空万剑术”,无疑是要其将意志与注意力全身心放在剑意之上,以此形成有形的万道之剑,令剑意成剑,毫无疑问,这是这当中最为重要的。

    “剑意虽浩瀚,但却始终都是游离的,没有真正成为剑体,就仿佛是没有经过雕琢的玉石一般,虽然珍贵有用,但若是经过了打磨雕琢,那价值也就更为昂贵了,剑意也是如此,零散的剑意虽然汹涌,但若是能够以此形成万道乃至于是十万道有形剑体的话,这些剑体威力可就相当于我一次出万道剑,而以我如今实力的话,帝境之下,必死无疑,哪怕就是寻常帝境,也要重伤,只不过这万剑想来也是倾天剑势,不可能每一剑都身中敌方,只是饶是如此,已经恐怖无比了。”

    第四重的强大之处庄珣已经了然,此刻他也正缓缓让自己的剑意凝成剑体,这一个过程是极为困难的过程,不仅对于他的意志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同时也考验着他对大争剑意的真正掌控。

    让剑意注入长剑当中他如今可以轻而易举做到,而且每次挥洒剑术的时候都是如此做的,这样一来可大大增强出招的威力,且本身剑术又非同一般,属于上乘中的上乘。

    但如今的情况是,不依靠长剑,凝聚空灵剑体,这就势必产生一种难度,但庄珣也明白,也正因为有这些难度,所以这一招才显得恐怖。

    “先从一道剑体开始,一道成了,下面就完全是靠意志以及本身剑意了,后两者越发强大,剑术则越发强大。”

    感受着那弥漫的剑意,周围虚空仿佛都折起了皱纹一般,撕裂的力量,而庄珣现在要做的,则是将这些撕裂的力量聚合成一个整体,而且还是一个空灵剑体,剑之所以被称为百兵之主,也正是因为它的形态。

    撕裂的剑意在蔓延,在极端之下其实并不受控制,庄珣也只能大致给这些剑意引导方向,但聚合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就如同人学一套剑术,哪怕能够亲眼看着别人施展,哪怕自己施展得一模一样,但细微之处也不是说掌握就能够掌握的,而正是这些细微之处,则足以构成一套剑术的强大。

    庄珣此刻正控制着那些撕裂剑意蔓延在自己的长剑边上,想要形成一个剑体,则首先要有一个模子,而血浮长剑自然成为了他的模子,这种有计划的控制极为困难。

    然而,庄珣在剑道之上却是有着非同寻常的天赋,这空灵剑体他虽然溃散了又溃散,近乎上百次刚凝聚出来便溃散了,不过在最后一次时,他还是成功了!

    庄珣感受着那不同寻常一道看不见的剑意剑体,这是大争剑意相互聚合而成的剑意,大争剑意,你让它混乱容易,因为它本身就是极为混乱的,但要是让它有秩序的话,那就是另一个极端了,极为不容易。

    “剑体初成,于我而言,看似难度并不大,然而,却是经过成百此才最终凝聚成功,而且,一个不慎还极容易崩溃,如今这个剑体的威力,反而比一丝凌厉的剑意还要弱小。”

    庄珣神色凝重,因为他发现,虽然自己已然凝聚成了一道剑体,但却发现,这道剑体非但一点都强大,反而比凝聚成它的一丝剑意还弱小,都说团结力量大,但这句话在这些剑意上显然完全用不上。

    “因为这些剑意本身就是极致的攻击力,没有将它们凝聚之前,它们可以说是各自奔放的,并不受对方的影响,但如今将它们凝聚起来了,反而互相削弱了起来。”

    庄珣也大致了解了剑体之所以弱的原因,那一丝丝剑意之间的交缠并没有增强对方,反而是互相削弱了对方,如此一来的话,就得另外想办法了。

    “其实这些剑意之间倒也不完全是如此,有些地方也融合得极好,只是要想找到各处完美的契合点显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得不说,经过这一系列的动作,庄珣发现对于这些剑意的掌控也更为纯粹了,这就仿佛像是学会了一样技能,但也仅仅只是学会,知道如何操作,但真正认识这门技能却还是有待于自己去理解开发一样,剑意于他也是如此。

    于是,庄珣继续缓缓地控制着剑意,而拿到空灵剑体也缓缓变得强大了起来,从一开始的弱小差不多变成了犹如一丝剑意般强大,而后则是越来越强大起来,在这中间,庄珣也不断熟悉着这些纯粹剑意之间的联系。

    “虽然我们在与人战斗时也会散发出强烈的剑气,但那些剑气其实并不受自己控制的,只是剑招过于强大而自动衍生出来的,如今要我发出一道纯粹强大的剑气极难做到,可以发出剑气,但绝对无比弱小,而如果我现在操控好了这些剑意各自之间的联系,我则能够发出比较强大的剑气,其实也就是所谓的空灵剑体。”

    “这些剑体,其实就是剑意聚合起来的一道剑气,但是这个剑气却不比寻常那种因为挥洒剑招而产生的剑气,那些是因为剑招的缘故,虽然也有威力,但仅仅只是附和剑招的威力罢了,单纯剑气的话,比如今空灵剑体要弱小得多。”

    “虚空万剑术,其实就是形成万道剑气,而且这些剑气非同一般,乃是一道道的空灵剑体,那些气流之剑不能相比。”

    这会儿,庄珣也想到了当日那白衣剑仙落天尘朝他发出的一道道紫色剑气,他印象极为深刻,那些其实一道道空灵剑体形成的剑气,并非寻常剑气,不同之处就是因为一个只是剑招形成的气,一个则是剑意形成的气,学会剑招比之学会剑意要简单许多,这也是二者剑气之间的差别。

    想到这里,庄珣也豁然开朗,当日他亲自领教过落天尘的那数道剑气,而他竟然只能施展最强悍的剑招才能够抵挡,可想而知这两者之间的差别。

    剑招产生的剑气与剑意凝聚成的剑气完全是天壤之别。

    而庄珣眼下要做的,就是凝聚万道由剑意形成的剑气,这个过程说容易也容易,因为只要极致掌控了一道那就是由一通万了,只要个人意志足够强大掌握的话。

    时间缓缓流逝,庄珣剑意凝聚的那道空灵剑体也不断的强盛,他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剑意组成,然而他能够清晰感受到,这一刻形成的空灵剑体已经远远比一百道剑意更为强大了。

    不过庄珣也明白,哪怕再如何强大,也不会比他施展血浮长剑的剑招强大,除非他的剑招更为强大,这一切空灵剑体本身还是以他自身的剑术剑招为基础的,无法超越这个限制。

    所以,他若是要让这个剑招无比强大下去,唯有一条道路,就是提升他自己的实力,这就极为正常了。

    不过这些空灵剑体虽然无法比他用剑时的强度,但胜在数量不同,剑他只能用一把,哪怕两只手齐用,也就两把而已,然而剑体却可成就万道,如此一来,也就形成了它绝招的资格,将这虚空万剑术,庄珣毫无疑问再多了一道杀手锏,却这道杀手锏,比之斩神剑还要强大不知多少。

    “一道剑体感觉不到消耗了多少,但若是万道加起来,那就是一个非常恐怖的量了。”

    如今,那道剑体缓缓开始强大,庄珣细微无比地操控着。

    “怕就快到极致了,受我自身修为实力的限制,无法强大下去了。”

    现在所形成的剑意比之寻常剑招要差上一些,但庄珣清楚,那是因为血浮长剑本就出自《龙甲神章》,稀罕兵器,有此威力实属正常,如今自己剑意所形成的空灵剑体威力也就差不多罢了,并未弱上多少。

    “只是一道空灵剑体的话自然也就不用凝聚了,直接出剑就行了,这一招,仍是适合大范围围杀。”

    一道剑体形成之后,庄珣内心还是极为兴奋的,万事开头难,第一步做到了,余下的就要简单许多了。

    那道空灵剑体横立在虚空当中,气流在其周围旋绕,不仔细观察,其实看不到,然而却是有一股摄人心魄的压力存在,这一剑,足以彻底斩杀一个天王境,乃至于重伤一个神王境,这也是庄珣如今的实力,虽然只有天王境,但却拥有着无匹的战力。

    而且像这样的剑,他要凝聚万道,这才是最为恐怖的!

    时间再度流逝,几乎缩短了一半时间,第二道空灵剑体庄珣也已然凝聚而成了。

    接下来,则是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直到最后,庄珣凝聚出了八十多道由剑意凝聚而成的空灵剑体,磅礴的力量充斥着虚空,仿若就此破碎虚空一般,而置身在剑体中间的庄忙,则也是头一回感受到了累。

    “这些剑体的形成完全依靠剑意,而剑意的掌控则完全需要我意志力,一个不慎便容易崩溃,或许,凝聚剑体虽然成功,但是凝聚万道剑体才是其中更为艰难的,如今,仅仅不过是八十余道空灵剑体便让我觉得累了。”

    虽然如此,但庄珣知道,熟能生巧,如今,他凝聚剑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乃至于到了最后,他只是微微将手一扬,一道空灵剑体便凭空产生,就如同那落天尘一般,瞬间数道剑气纵横肆虐,只是,两者之间威力差距还是极大的。

    “已经差不多了。”

    东方泛白,不知不觉,一夜便过去了,不过庄珣却是收获其大,大荒剑经第四重“虚空万剑术”他已然完全掌握了,只不过数量上还不及万道而已。

    “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再给我三日便能够完全施展出万道空灵剑体,速度越来越快,如今我手一扬,可凝就十道空灵剑体,而这十道剑气,每一道都可以重伤神王境,这一招委实有些恐怖,也不用我频繁出剑了,只不过也仅限于这一招而已。”

    庄珣知道,在真正的战斗当中他不可能只用这一招与敌人转圜,该用剑则用剑,乃至于刀剑齐出,灵巧对敌最为重要。

    修炼结束之后,庄珣径直便去寻找大师兄了,后者说要有东西给他,庄珣极为好奇,究竟会是些什么。

    然而当找到大师兄时,后者却只是让庄珣虽他来。

    烂柯神山坐拥枫林无数,而有一处地方哪怕是在混乱百域也极为出名,那就是桃花谷,只因,桃花谷里有一座远古巨钟,此前辉煌神庙从未有人撞响过这座钟,直到神川大师兄出现,当时还不过是孩童的他,懵懂之间敲响了这座钟,令得殷商域最高峰天涯海角就此坍塌,而且神庙里一个实力强悍的老佛陀还就跪拜在大师兄面前,欲拜他为师。

    庄珣随同神川大师兄来到了桃花谷,如今正是开春之际,谷里头漫山遍野开满了桃花,粉红绚丽,生机勃勃,只是缺人欣赏的话也就差上一筹了。

    “我见你修为一直难以巩固,这个地方应该能够帮助你。”大师兄开口道。

    帮助我?帮助什么?

    庄珣心有疑问,然而往前走时,前方谷里一座约莫有百丈高大的巨钟擎天而立,散发着亘古造化的气息,就仿佛是从宇宙初生时就存在了一般。

    “这座古钟绝非一般,甚至于可以说,这座古钟一直都在修行当中,且已然生成了钟魂,而它有一个作用则是可聚涌天地灵气,在其方圆数丈内,天地灵气是出离数丈外的百倍之多,这也是我辉煌神庙与超戒寺的那台祈祷机一般,都是属于神庙至宝。”

    庄珣脸色震惊,百倍是什么概念他清楚无比,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对于一个人修行确实有着非常好的帮助,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奇物,最为恐怖的巨钟有这样的作用,聚涌百倍灵气,而不是说身具百倍灵气。

    所谓聚涌,也就是说,换另一个环境,譬如庄珣当年在天妖王庭待过的宫殿,那里的灵气本就是外界的百倍之多,若是经过了巨钟再度聚集百倍,那灵气该是何等汹涌?

    不过庄珣也明白,这灵气充沛也有个度,并不是越充沛越好,有些人根基一般的,哪怕给他充沛灵气吸收,他也吸收不了多少,实力提升得也很一般。

    但是根基若是强大的,那自然就是另一个方向了,都是基于本身实力来吸收外界灵气。

    之后,庄珣置身在了那巨钟的三丈之外,迎面便有一股浩瀚磅礴的气息,巨钟仿佛在隐隐展现它的威能一般。

    “要你在此修行也并不是因为这里灵气充沛,而是有一样东西我需要你务必学会,如果我没猜错,九禅师兄要做的事整个神庙也极难抵挡。”大师兄语气陡然凝重,似乎也是经过了一番慎重思考一般。

    随后,大师兄取出一座约莫有三人高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画着一些玄妙的字画,犹如绽放的莲花。

    “这是我当日在东临域施展过的一个招数,八谛禅莲守,本身是我辉煌神庙另一个招式演化而来,禅莲守并没有攻击力,它只是一个防御的招式,不过拥有着极好的效果,神庙当中除了我之外,无第二人能够领悟这一招式,其实也并不是领悟困难,而是没有第二个人有你这样的肉身,神莲之身,比我的肉身只好不差,已然完全可以与曹绝官的九转金身媲美了,只不过他的是修炼出来的,而你的则是天生的,所以可能更加占据优势。”

    庄珣神色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大师兄要给他看的东西竟然是要他学他当日施展的那个招式,不过不得不说,这一招在那一天的确发挥作用巨大。

    “九禅师兄要做的事不会小,当年他便是我神庙的引领者,要你学会此招是想你在及时之间拯救那些苦难的百姓,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无辜的。”

    庄珣察觉,大师兄肯定知道了些什么,而且还是他不知道的,毕竟,大师兄资历更广,比他了解的东西也更多,恐怕大师兄极为清楚那界山岩浆里面的究竟是何物,所以才会做出这样一个选择,哪怕知道自己不是神庙弟子,也将禅莲守这个绝招传授给自己。

    而后,只见大师兄手一挥,石碑是刻画着的玄妙字体仿佛自动化作游动的画面进入到了庄珣脑海当中,是关于这一招式的修炼之法,大师兄以其恢弘能力让这一招式深深刻在了庄珣脑海当中,随后,他便收起了那座石碑。

    “你的时间不多,以最快能力将它学会,这里不会有人打扰,我去荒野界山一趟,如果我没有回来,你放弃这里一切,直接逃离殷商域,可以的话,逃到星辰域,尽快找到曹绝官,让他请出天地君亲师。”大师兄慎重无比道。

    然而听到庄珣耳中,却是另一个画面,连让大师兄都觉得如此危险的事,他深吸一口气,重重点了点头,随后便盘坐在了地上,开始参研八谛禅莲守。

    这是一个奇妙的阵法图,分不清开头,也分不清结尾,无从入阵,无从入手,从一开始,庄珣便完全陷入了迷糊当中。

    “不要去钻研阵法,而要将其当成你自己,阵法即是你自己,如此便能够入阵了。”

    大师兄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庄珣心领神会,将整个阵法图当成了自己。

    “禅莲守的一大优势便是天衣无缝的防御,也可以说是目前我神庙最为强悍的一招防御招式,只是这一招对人消耗也极大,你现在不急着修行八朵禅莲,只要到时候能够修行出一朵禅莲便可了,而后在这一朵的基础上,不断扩展这一朵禅莲的方圆距离,因为如果你修行第二朵的话,压力将会倍增,这非但没有好处,反而影响了第一朵的效用。”

    “第一朵禅莲若是能够修炼到百丈距离,便算是有一些小成了。”

    庄珣听在耳中,心下却是无比震惊,要知道,当日大师兄在东临域施展出来的禅莲可是又万丈的距离,而且还是直接八朵禅莲拔地而起,威力浩瀚无穷。

    “慢慢来,不用急,以你的天资,百丈禅莲还是没问题的,我要走了。”

    大师兄离开了,庄珣则完全沉浸在了修行禅莲守的道路当中。

    ……

    神川大师兄走得缓慢,却是坚定,的确,他比庄珣了解得更多,而当庄珣提到界山岩浆里的东西时,无数人跳入岩浆的画面在他脑海当中闪动,他回忆起了辉煌神庙里一座远古寺庙曾出现过的一种禁术,只不过,那种禁术只是给神庙的佛陀们用的。

    辉煌神庙历经如此多年,遭遇劫难无数,便有一远古佛陀创造出了这种秘术,“修罗场”,这个秘术需要许多佛陀一同牺牲自己的性命,从而形成的一种强悍生命,那个时候是为了捍卫神庙而存在的,后来佛陀们也觉得这门秘术太过残忍,便将其封为禁术,且后来听说早已经失传了。

    然而大师兄在听到庄珣描述时,脑海当中便顷刻想起了这门禁术。

    “九禅师兄,若是您执意如此下去,我也只能拼了性命,施展神天守了,到底而言,百姓苍生都是无辜的。”

    天化寺佛门遗世禁招,十二神天守,施法之人,将性命全失,是一生只能用一次的招数。

    大师兄目及远方,眼神坚定,同一时刻,他的意念也散极四面八方,这些意念并不是他的,而是他的追随者们,他那来自九山八海的追随者,一旦收到来自存留在大师兄身上的意念,哪怕亿万之里,也会回来全力相助大师兄,只因,能够站在此人身后,就是一种荣耀,而在这些追随者当中,不乏帝境高手!

【ca88亚洲城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ca88亚洲城_ca88亚洲城官网首页_ca88会员【登录入口】ca88亚洲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